<code id='l5f59'><strong id='l5f5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fieldset id='l5f59'></fieldset>

      <ins id='l5f59'></ins>
      <i id='l5f59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l5f59'><strong id='l5f59'></strong><small id='l5f59'></small><button id='l5f59'></button><li id='l5f59'><noscript id='l5f59'><big id='l5f59'></big><dt id='l5f5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5f59'><table id='l5f59'><blockquote id='l5f59'><tbody id='l5f5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5f59'></u><kbd id='l5f59'><kbd id='l5f59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l5f59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l5f59'><div id='l5f59'><ins id='l5f59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l5f59'><em id='l5f59'></em><td id='l5f59'><div id='l5f5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5f59'><big id='l5f59'><big id='l5f59'></big><legend id='l5f5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span id='l5f59'></span>

            美女貼圖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淫淫色少妇_淫淫网欧美狠狠射老妇AV_淫淫淫色王

            每天來回走過的湖邊,有十五棵紫薇。湖不算大,十五棵紫薇一溜排下去就到瞭盡頭。但我已經很滿足——水的柔,樹的綠,花的媚,風的清,這些我極愛的,這裡每天都有。五月還沒過半,紫薇花開瞭。每次走過湖邊,總要挨著湖邊的欄桿,靜靜看會花,也看湖水被五月風拂起的微瀾。紫薇淡紫色的花瓣仿佛由薄紗裁成的裙,比蝶翼還輕,還柔。微風一吹便一朵一朵從枝頭飄落,醉蝶兒一樣,一半飛翔,一半下墜,那輕盈,那曼妙,和它的綻放一樣傾城。每天撿拾幾朵帶回傢,清水裡養著,活香不減,也別有風情。

            北方的紫薇尚未開。我想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也養一方的花草吧。

            友很久不寫字瞭,那天看到久違的新字,凝神一會才輕輕點開,靜讀。那是中午,窗外的天空很藍。我起賽歐身走到窗前,仰起臉,眼淚卻落下來。有些文字就是這樣,它的好,與結構,與修辭,與技巧都無關。可偏偏輕易就能觸動你內心的柔軟。這樣的好,恰是文字最純粹,最深微的一種好吧,常常讓人讀到淚溢眶。

            那天在文中讀到《白馬嘯西風》裡那句傾刻教人淚零的句子,卻又想起另一個句子:“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是我偏不喜歡。” 我喜歡的,是我自己認為好的。友說:對巴金小說中的一些細節可能比巴金本人記得還要清楚。我有時亦會有這樣的感慨。我記得,友寫小時候院子裡的兩棵石榴,一棵結的果很漂亮,裡面的榴心卻是酸的,另一棵結的果看起來毫不起眼,裡面的榴心卻是甜的……歷來讀書口味挑剔,所以讀的書始終不多。但凡喜歡的,卻總是反復不倦。友的字,合起來,並不算厚的一本書,讀瞭近兩年,仍在讀。無他,隻因裡面的山水田園,我讀出瞭“似是故人歸”,也讀得出那入世的暖和超出塵心的寧靜。當然,人與人是不一樣的,我覺得好的,你未必覺得好。如果那種山水不是你曾在紅塵裡爬涉過的,你沒有憂過那樣的憂,喜過那樣的喜,怎會知道那細微喜憂的源頭和來路,又怎會知道它的好。

            &嶗山ldquo; 文是案上的山水,心有田園自然會訴之於筆端……喜歡你文字的風格,質樸不失靈動,深情而不做作,如一朵花兒,沒有嬌妍的顏色,卻散發著淡淡的馨香。”這是友2012年10月19日,第一次在空間留言板的留言,那時,我們還不是好友。我回復——友對文字的見解,靈子雖隻見冰山一角,已知質地。那時,就一直期盼著有一天也能讀到友的文字。實現這個願望,卻已是一年之後。一年之後,友來加我,說——“一直沒有對你開放空間,就像借書不還的人一樣……”因瞭這個緣由,我們終於成瞭真正意義上的好友。匆匆,兩年一晃而過。心版上的流光,卻仿佛已相遇相識很多年,已經過許多很靜很暖的舊時光似的。“是一種經過瞭陽光的純棉般的溫都市超級醫聖暖”而這,也恰是我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友說一個春天不讀書不寫字瞭。連草木何時發芽,何時花開瞭又落也不曾留意……聽瞭,心頭淒然。我想到的是比這句話要多出很多的塵世繁難。曾經那樣熱愛草木和書本的人,卻疏落瞭心裡的熱愛這麼久,稍稍往細裡想,心裡便生出細微的擔心,擔心其間有什麼變故。是這樣的,若是那般好的友,但凡有些不似從前的樣子,你心裡便會牽掛。總希望歲月一直靜好,人,一直安好。

            友說:“靈子,倘若你結集出版,讓我寫篇序之類的,定能夠寫出真實感受來”。那,就這麼定瞭澤井牙衣吧。到時,做為報答我送你一本,作為回報,你也送我你的……好。那就堅持寫下去啊,就算是留我日後作紀念呵。慢慢寫,寫到需要戴上老花鏡來讀呵。因為,“青春終將腐朽。人世終將腐朽。而命運帶我們去往何處,你我無法確切知曉。我們所能做的,就是將過程記錄下來,在生命被歲月消磨之後,回眸,讓自己在文字中,再活一次。”而這記錄亦是心靈的緩緩低訴,像友曾說的“緩緩低訴這人生況味——不黏連、不自卑、不張揚,或許,就是靜坐溪邊,清癯照耀這喧囂人世間的生活……”

            當然,許多願望不一定能夠實現,但經過塵世蒼茫,風雨江湖,心底尚能留些清泉般的企望就是很好很好的。宛如種花,不一定能等到花開。但有一朵期盼的花在心頭搖曳,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            “寫字的人,一般都是挑剔的讀者,遇見好文,遇見安靜寫文的人,就像遇見瞭舊友。”這是兩年前初遇時友跟我說的。與人的相遇,可以一見鐘情。與文字的相遇,亦可一見如故。那種如故,真真應驗瞭那句話&歐美另類圖區mdash;—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冬奧會新聞逢。是的,久別重逢萬古仙穹動漫。

            有些懂得,即便不言語,也能絲絲會意,這便是文字裡的懂得吧。我想,這世間再不可能有一種懂得比文字裡的懂得更深切更入微瞭。因為文字的背後,常常隱藏著一個人最細微的思與想,喜怒與哀樂,它們是通往心靈的最可信賴的途徑。有些相遇,因為懂得,一直都在默默感激和珍惜——大富翁純棉般安靜、溫暖。

            這篇小文,大部分是在長途車上寫就的。我喜歡在路上閱讀,也喜歡在路上寫字。倘若有一天,你在不知哪一趟車上遇到一個手執筆和紙埋頭寫字的人,這樣的人應該不多,說不定你看到的那個人就是我。

            寫完,晚天正好暗下來。倚窗望去,車窗外不知何時,竟墜著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。鵝黃色的圓,幾乎要觸到遠處的山巒。又想起《白馬嘯西風》裡的那句話來:

            “那都是很好很好的,可是我偏不喜歡。” 我喜歡的,是我自己認為好的。